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全国

时局

旗下栏目: 国际 国内 时局 热评

社科院学部委员解读:中国为何没有债务危机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17-11-17
摘要:6月15日上午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的吹风会上表示,中国政府的债务处在可控范围内;中国有足够的资财来应对债务风险,不存在债务危机。 截至2015年底,我国债务总额为168.48万亿元,全社会杠杆率

6月15日上午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的吹风会上表示,中国政府的债务处在可控范围内;中国有足够的资财来应对债务风险,不存在债务危机。

截至2015年底,我国债务总额为168.48万亿元,全社会杠杆率为249%。其中非金融企业部门债务问题最为突出。

截至2015年底,我国债务总额为168.48万亿元,全社会杠杆率为249%。其中非金融企业部门债务问题最为突出。

非金融企业部门债务最严重

根据中国社科院“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NIFD)的研究,截至2015年底,我国债务总额为168.48万亿元,全社会杠杆率为249%。

其中,非金融企业部门的问题最为突出,其债务率高达131%。如果把融资平台债务加进来(这部分与政府债务有所重叠),非金融企业部门债务率高达156%。

此外,居民部门债务率在40%左右,金融部门债务率约为21%,政府部门债务率约为40%,但如果考虑到一些融资平台债务及或有债务,政府部门债务率会有较大幅度上升,达到57%。

李扬在吹风会上表示,中国政府的债务处于可控范围内。相关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末,纳入预算管理的中央政府债务10.66万亿元,地方政府债务16万亿元,合计政府债务26.66万亿元,占GDP比重为39.4%。以更宽的口径估算,政府债务水平达到56.8%,仍低于欧盟60%的警戒线,也低于当前主要市场经济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水平。比如日本超过200%、美国超过120%、法国120%左右、德国80%左右、巴西100%左右。

关于地方政府债务问题,李扬认为,还可以进行更细致分析。2015年底,地方政府债务占GDP比重为24%,应属不高水平。进一步以国际通用的债务率(债务余额/综合财力)指标来衡量,2015年地方政府债务率为89.2%,低于国际通行警戒值。

IMF表示关切

而昨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第一副总裁利普顿David Lipton也建议中国成立专门机构处理债务问题。利普顿说,“企业债务虽仍可控,但数额庞大且快速增长。为避免今后出现严重问题,解决企业债务问题已经势在必行。需要全面的计划和具体的行动,来硬化预算约束(特别是对国有企业),对薄弱企业进行重组或破产清算,确认和分配损失,处理相关的社会成本,并便利市场准入。鉴于这方面涉及的广泛挑战,我们建议成立一个人员配备充分、具有清晰职能的工作小组,并以正在实施的煤炭和钢铁行业重组计划为基础,来推动和实施现实可行的国企重组并处理与之相关的给银行业带来的影响。”

David Lipton敦促中国立即采取行动解决不断增加的企业债务,否则在中国向消费拉动经济转型的过程中可能有“走危险的弯路”的风险。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第一副总裁利普顿David Lipton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第一副总裁利普顿David Lipton

李扬表示同意上述看法,非金融企业的债务问题必须引起重视。中国与其他国家不同,中国的非金融企业包括国企和央企等,与金融企业密切相关。如果非金融企业出现债务问题难以解决,会引发金融企业出现问题。一旦金融企业出现问题,这将与中国政府密切相关,会引发相关的财政问题,所以必须重视。

中国不存在债务危机

中国的债务问题确实值得警惕,不过在李扬看来,如果目的是评估中国发生债务危机的可能性,分析的范围就不应局限于债务,还应考虑资产。目前的情况来看,中国拥有足够的资财来应对债务风险,发生债务危机应为小概率事件。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分析显示:按宽口径匡算,2014年中国主权资产总计227.3万亿元,主权负债124万亿元,净资产值为103.3万亿元。按窄口径匡算,即扣除行政事业单位国有资产(13.4万亿元),并以2014年的土地出让金(4万亿元)替代当年的国土资源性资产(65.4万亿元),中国的主权资产将由227.3万亿元减少到152.5万亿元。由此,窄口径的主权资产净值为28.5万亿元。

李扬认为,上述分析充分表明,中国拥有足够的资财来应对债务风险,发生债务危机应为小概率事件。进一步说,即便出现大规模的债务违约,中国也有足够的资财,在不对国民经济造成较大负面冲击的条件下,予以妥善处理。 国家金融与发展试验室理事长李扬 资料图 国家金融与发展试验室理事长李扬 资料图

他指出,结合资产负债表分析,不难看出中国债务问题至少有两大突出的特点。

其一,中国是一个拥有高储蓄率的国家,这种状况导致两个结果:一方面,我们每年要有相当于GDP50%的储蓄需要转化为投资,同时,中国又是个金融市场欠发达的国家,因此,储蓄向投资的转换大多数会行程债务;另一方面,高储蓄也为中国解决债务问题提供了巨大的缓冲。这是当今世界任何国家所不拥有的得天独厚的条件。

其二,与大多数国家不同,在中国各级政府的借债主要是为了进行投资。因此,与巨额债务相对应,我国地方政府掌握着大量优质资产,这些资产,形成了未来偿债的可靠保障,从而也大大降低了中国发生债务危机的可能性。

对于中国经济放缓加剧中国债务产生的说法,李扬不赞同。李扬认为,中国过去经济增长过快掩盖了债务问题,中国经济增速放缓只是让债务问题显露出来。解决债务问题和解决不良资产的问题,其实是一个问题。当前处理债务问题是强固基础,稳定增长,为长期发展打基础。

地方政府不愿意接受房价下跌,认为这将会引发地方债务危机。李扬认为,对于地方政府官员来讲,这样想很正常。但是房地产泡沫问题,尤其是二三线城市的泡沫问题已经成为事实。中央强调去库存就是确定这个调整。

(观察者网综合自第一财经日报,中国证券报)


3252 6月15日上午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的吹风会上表示,中国政府的债务处在可控范围内;中国有足够的资财来应对
责任编辑:admin

最火资讯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图片 | 全国

Copyright © 2015 新闻资讯门户站 版权所有  sdsad21dsa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