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全国

国内

旗下栏目: 国际 国内 时局 热评

如何看待新疆反恐形势?国家反恐安全专员回应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17-11-17
摘要:全国政协委员东伊运去年从外交部副部长岗位转任国家反恐安全专员。这个岗位是为应对当前复杂的国际反恐形势而设。与此前公安部设立的反恐专员有所不同,该岗位官员受中央直接领导。 去年是程国平担任国家反恐安全专员的第一年,他的工作重点放在中亚、南亚。

全国政协委员东伊运去年从外交部副部长岗位转任国家反恐安全专员。这个岗位是为应对当前复杂的国际反恐形势而设。与此前公安部设立的反恐专员有所不同,该岗位官员受中央直接领导。

去年是程国平担任国家反恐安全专员的第一年,他的工作重点放在中亚、南亚。在接受政知圈专访时,程国平说,推进与毗邻地区国家的务实的反恐合作,真正把周边国家打造成牢固的安全屏障是他工作的努力方向。

谈国家反恐安全专员:受中央直接领导

政知圈:去年是您作为国家反恐安全专员履职的第一年,这跟您之前在外交部工作有什么不同?

程国平:从外交部工作转岗到国家反恐安全专员,对我来说是全新的挑战。国家反恐安全专员的工作跟我过去从事的外交工作,既有共同点,也有区别。共同的方面,两者都是从事涉外工作,要研究国际形势、把握国际形势发展的走向,特别是重大动向。

区别就是反恐安全专员从事的工作比较具体。过去在外交部我主管安全司,从事的涉外安全工作主要涉及国家层面的政策性协调,现在我所担任的国家反恐安全专员是务实合作,除去内部协调外,还要就反恐领域的具体合作与对象国开展工作对接,务实推动有关项目合作。

政知圈:接到任命前,有没有心理准备?

程国平:感到比较突然。中央领导找我和张新枫谈话,感到有压力,同时更多的感觉到是使命。而且我有信心干好这项工作,我从事外交工作30多年,有很好的人脉,对外开展这项工作,还是有一定优势的。

政知圈:国家反恐安全专员,跟公安部的反恐专员有什么不同?

程国平:设立国家反恐安全专员是中央为了应对当前复杂的国际形势需要采取的重要举措,主要是从国家层面整合资源,协调开展中央与地方合力开展反恐合作,完善立体的反恐合作网络。

公安部的反恐专员从事的主要是对口领域的反恐工作,侧重国内。两个岗位,一个对外,一个对内。国家反恐安全专员工作受中央直接领导。

政知圈:其他国家有跟国家反恐安全专员相对应的职位吗?

程国平:有。现在国际反恐形势十分复杂,各国都高度重视反恐工作,联合国新任秘书长古特雷斯上任以后,表示要任命负责反恐事务的副秘书长;美国总统特朗普就职以后,专门任命了负责国土安全和反恐事务的总统事务特别助理,还有些国家也为总统等国家领导人设立负责反恐事务的助理。现在各国都高度重视反恐工作,除了国内加强打击力度,也要加强国际的合作。

政知圈:您和张新枫专员在工作内容上是不是各有一些侧重?

程国平:根据习近平主席打造周边安全屏障的重要指示,担任专员后,我的工作重点是侧重中亚和南亚。目前,我的工作分三个层次,核心是推动中亚、南亚的反恐合作;二是推动新疆与车臣之间建立反恐合作机制,去年双方成功开展了有关合作;此外,同西方主要国家开展反恐交流,特别是欧洲处于反恐前沿的国家。去年底我应法国前总统安全顾问的邀请,出席了法国国际战略研究论坛,会见了法国负责反恐工作的一些高官。

谈反恐合作:同阿富汗开展反恐合作是应有之义

政知圈:过去的一年里,作为国家反恐安全专员您都做了哪些工作?

程国平:去年是我担任国家反恐安全专员的第一年,属于开拓之年。不论是同有关国家的合作,还是内部的协调,都是在摸索过程中。取得的成绩,主要是建立了跨部门跨地区的反恐合作机制,目前主要是同中亚邻国商讨建立对口合作机制。

政知圈:我们注意到,去年就任专员后的首次出访,您选择了塔吉克斯坦,有什么考虑吗?

程国平:我过去主管外交部欧亚司,对中亚地区比较熟悉,在人脉上也有很好的基础。去年,我多次造访中亚国家,重点是经营同这些国家开展反恐合作。

政知圈:现在,中国同哪些国家在国家层面有反恐合作?

程国平:目前,我们国家同世界上不少国家建立了反恐领域的对口合作机制,特别是与毗邻地区的国家全部建立了合作机制,有关合作一直是很顺畅的。

政知圈:最近中国和阿富汗在执行联合反恐行动,能否请您介绍中阿两国之间的合作?

程国平:中国和阿富汗有着正常的合作机制,根据当前反恐形势的需要,中阿之间的合作比以前更加频繁,愈显突出。阿富汗处于反恐前沿,迫切需要中方的援助和支持,同阿富汗开展反恐合作是应有之义。

政知圈:有声音说,中国是要接管美国在阿富汗的地位?

程国平:这纯属无稽之谈。我们在国际反恐合作上是有原则的:第一,持开放态度。一切愿意同中国开展反恐合作的国家,我们都愿意与之建立合作机制,并且是在遵守联合国宪章,尊重其他国家的主权安全,不干涉其他国家内政的前提下来开展反恐合作;第二,我们在反恐领域的合作是坚决反对“双重标准”的。也就是说,开展国际反恐合作不能意识形态化、政治化,要秉着客观公正的原则开展国际反恐合作。在打击极端恐怖主义问题上,我们与各国政府态度是一致的;第三,对我们国家来说,恐怖主义主要威胁是来自“东伊运”,我们同有关国家包括在多边组织框架内开展合作,共同打击“东伊运”恐怖主义组织。

政知圈:怎么理解反恐意识形态化这些“双重标准”?

程国平:对“东伊运”在新疆制造的一系列恐怖主义活动,美国、西方一些国家此前并没有将之定义为暴恐活动,认为这是所谓的争取“人权”所实施的,反而妄加指责中国政府不尊重人权,这就是典型的反恐“双重标准”。

政知圈:“东伊运”现在是恐怖主义组织?

程国平:在“东伊运”组织、策划并制造针对中国的系列暴恐活动铁的事实面前,国际上包括联合国和各国都认为“东伊运”是恐怖主义组织,共同打击“东伊运”是中国和其他国家反恐合作的重要项目。

谈反恐形势:独狼式暴恐袭击或将是主要方式

政知圈:去年,俄罗斯驻土耳其大使遇袭案引发广泛关注。大家的感觉是,这些年反恐一直在做,但是恐怖主义的威胁越来越严重。您怎么看当前的反恐形势?

程国平:自去年下半年以来,欧洲发达国家多次连续发生大规模的暴恐袭击。当前反恐形势出现新的变化,极端恐怖主义重新分化聚合,恐怖主义分子向原籍国回流的现象日益严重,独狼式暴恐袭击可能是今后暴恐袭击的主要方式。

极端恐怖主义组织在叙利亚、伊拉克等中东国家受到沉重打击后,开始向其他国家和地区渗透,从中东向东南亚、中亚包括阿富汗转移,这对我们西北边陲的安全构成潜在威胁,值得我们密切关注。

政知圈:独狼式暴恐袭击,打击起来难度会更大?

程国平:是的。独狼式袭击事先防范有难度,这种袭击对社会、人民生命财产构成直接威胁。

政知圈:怎么应对恐怖主义分子向原籍国回流的威胁?

程国平:向原籍国回流的这些恐怖分子有作战经验,而且受极端恐怖主义组织的指挥,带去明确制造暴恐活动的任务。在西方国家制造系列恐怖主义袭击,尤其是今年以来,在巴基斯坦、阿富汗连续发生大规模针对平民和社会的恐怖主义事件,威胁很大。

对于我们来讲,应对这种威胁,要在国内采取更加严厉和周密的反恐措施,也要加强同毗邻地区和国家的反恐合作,真正把周边国家打造成牢固的安全屏障。

政知圈:新疆最近在举行反恐誓师大会,如何看待新疆当前的反恐形势?

程国平:总的来说,这些年,在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下,新疆稳定与发展的工作局面是向好的。同时,在当前国际反恐形势复杂变化的大背景下,随着周边出现复杂的反恐形势,我觉得新疆反恐斗争的弦儿一刻也不能放松,始终要绷紧总体国家安全观这根弦,只有安全,只有社会稳定,才能谈经济发展。同时经济发展、改善民生反过来又对维护安全稳定有促进作用,这两者是相辅相成的,但是安全是前提,没有安全就谈不上发展。

当然,光凭内部加强反恐斗争措施还不够,还要加强同周边国家的反恐合作,真正把恐怖分子堵在国门之外,真正把周边地区打造成可靠的安全屏障。


3534 全国政协委员东伊运去年从外交部副部长岗位转任国家反恐安全专员。这个岗位是为应对当前复杂的国际反恐形势而设。与此前公安部设立的反恐专员有所不同,该岗位官员受中央直
责任编辑:admin

最火资讯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图片 | 全国

Copyright © 2015 新闻资讯门户站 版权所有  sdsad21dsa

电脑版 | 移动版